您现在的位置:雅周镇 >> 雅周初中>> 师生风采>> 正文内容

正文

《庭院》里飞出金凤凰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09日 点击数: 字体:

127,“苏教国际杯”江苏省第十九届中学生阅读与写作大赛(初中组)在古城南京落下帷幕,8号上午举行了颁奖典礼。雅周镇初级中学初三(4)班的许瑞雯同学脱颖而出,荣获省特等奖,被授予“《初中生世界》文学之星”称号。

本届中学生作文大赛有近600名文学少年参加决赛。通过评委会专家现场命题、匿名评审,雅周初中的许瑞雯同学跻身省20名特等奖行列,这是许瑞雯同学参加“苏教国际杯”江苏省第十七届中学生作文大赛荣获省一等奖后,又一次问鼎省级大奖。

 

 

附:许瑞雯同学额参赛作品《庭院》

 

春阳暖,春意浓,春来如水水如烟。

庭院,以它典雅的姿态,在时光长廊里,顾盼生姿、步步生莲而来,在我心中驻扎,柔情缱绻。

曾记总角之年,那里芬芳四溢,爷爷家的庭院里,一株古老的茉莉花树,站里一隅,缄默不语。只顾自己卧龙盘虬,枝枝蔓蔓,勾勒生命花枝。每逢春末夏初之际,绿意葱茏中便有素花香缀。春日之下,那洁白点点似比满天繁星还璀璨夺目上几分,是瓷娃娃的笑靥,是仕女微露的白牙。

此时,爷爷便架起梯子,爬进绿色中大把大把地摘花,或插在自家的瓶中,或赠予村中乡邻。一米阳光钻进枝杈里,在爷爷身上落下圆圆的吻痕,在石板上留下光怪陆离的斑驳,为庭院平添了几分温馨。茉莉花香气袭人,芳香氤氲满了整个庭院,牵动着我的鼻翕。年幼的我站在树下,充当爷爷的小助手,捧得茉莉满怀,盈花香满衣。埋下头去,恣情地嗅嗅。

哪有什么寂寞空庭春欲晚?哪有什么落花人独立?哪有什么长风浩绵,春光乱如麻?有的只是满满的小欢喜啊。

也记得仲夏夜,与爷爷同坐庭院之中。金钩当空,烟里朦胧月。懂得养身的月光,和上久违的凉风,给我们带来夏日善解人意的一面。爷爷执一柄蒲扇,为我轻轻扇着风。搬一个收音机,听着《红楼梦》的评弹,评弹艺人字正腔圆,却被这夏日染上了几分慵懒。正逢讲利描写大观园美景的一般亭台楼阁,香榭朱扉,庭院深深几许。我不禁天真发问“爷爷,这大观园里的庭院,它是我们家庭院美多了吧!”“这个嘛”爷爷微眯着眼,嘟嚷到,“我倒觉得,咱庭院不比它大观园逊色呢!大观园美则美矣,拼实用,还得是咱家庭院!”我懵懂地点点头,无言。

月下几点萤火微光,是萤烛。它们擎着小烛,虽不及漫天流萤的浪漫,却别有一番情趣,玲珑小巧。

素年锦时在抬指间驶过,本以为庭院可以一直美好下去,却不料,那个下午。

残阳如血的黄昏,当轰隆作响的钢铁巨兽张着血盆大口,将庭院的石板,鹅卵石崛起,以及那株茉莉花树,连根拔起时,我的心似被时光所抛弃,遗忘了。思绪滞留,眼前一幕撼动着心灵。

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。

良久,巨兽走了,徒留下一堆废石、沙砾,狼藉一片,无人问津,荒芜遍地。庭院不复,琉璃梦碎,碎成一点一点渣,如火蝶般随风消逝。泪痕红悒鲛绡透,茉莉不依旧啊!

庭院,已由心头之爱永成心之伤。…

又是一年春好处,沿阡陌出游,信步徐行,却无意中来到旧迹。心下黯然神伤,正欲返行,却被眼前的景色震撼。

那,是一片芍药花海!花苞欲绽,花朵争艳,明丽得不可方物。曾经的一处断井残垣,似乎焕发出新的生机。前世的庭院,曾幻灭为废墟,今生成了芍药花田。心上仿佛有溪水漫过。在机械代替人力的时代,机器正冲击着旧式的文明与生活。拆迁建新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,无数的旧式建筑被推倒,或林立起了高楼,或建起了生态农业园。这无疑时代的进步,我们需要现代化的生活。然而,在棋盘式的建筑之间疲于奔命,在十字路口霓虹灯下风尘仆仆,或许心灵从未有过丝毫的栖卧。能给予我们一个精神的栖息地,一个慰藉,恐怕只有心中的庭院了吧。

恍惚间,我似乎看到梦中的庭院立在一片芍药花海中,一如曾经的模样,向我招手…

 

[打印文章]
更多